位置:锂电池产业专题>>资本市场>>市场>>内容阅读
众泰汽车经营迷局: 巨亏112亿财报真实性遭问询
为了拿回众泰汽车拖欠的100多万款项,一周前的6月24日,四川宜宾的众泰经销商马先生便和山东、河南、河北、内蒙古、江苏等地26家众泰经销商一起,来到了浙江金华永康的众泰汽车总部。

7月1日,马先生告诉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众泰汽车拖欠了26家经销商合计约3000万元,其中包括众泰向经销商借的三方贷款、经销商账户的返利以及退给主机厂的车款和三包款等。

马先生告诉记者,在相关部门的介入下,“众泰承诺7月底前提车,或者支付(经销商)账户上10%的欠款,剩余欠款由众泰厂家分期偿还”。但是,包括他在内的10家经销商并不满意这一协商方案,他们认为,种种迹象表明众泰难以复产。

“我们有员工工资等着发,有贷款要还,至少拿50%欠款回去,让我们活下去,我们才能继续跟着你干。”马先生无奈表示。

7月2日,众泰方面人士对此向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回应称,“上述经销商声称的欠款金额并不准确”,该人士表示,“公司正积极解决经销商欠款问题,大部分经销商都协商解决确定了还款方案,小部分经销商基本确定了还款方案。”

除了遭遇经销商组团讨债,这家历经17年风雨的车企正经历至暗时刻。

2019年,*ST众泰(000980.SZ)巨亏111.9亿元,2019年年报被天职国际会计师事务所出具了“无法表示意见”的审计报告,董事娄国海也称,“无法保证2019年年报的真实性、准确性和完整性”。

由于财报真实性遭质疑,*ST众泰从6月24日起被实行“退市风险警示”处理。

6月29日,浙江证监局向*ST众泰下发问询函,要求其“针对现阶段资金流短缺问题”,说明“公司管理层拟盘活公司资产、启动公司项目融资、积极寻求优质合作方等对策”实施情况。

经销商的诉求

“端午节前一天(6月24日),我们到了众泰总部,接待我们的是众泰董事长金浙勇,他就说公司没有钱了。”7月1日,马先生告诉记者。

马先生于2019年4月和众泰汽车销售公司签订了经销协议,2019年9月,他还参加了众泰汽车组织的“浴火重生,向上而行”——云贵、川渝藏省区百日会战启动大会。根据马先生回忆,“当时众泰鼓舞大家奋战100天,所以我们把人员留住,把店面租下去”,但是“由于一直提不到车”,马先生坦言经销店经营困难。

另一位接受采访的黑龙江经销商,自称被众泰拖欠36万元,同样不满协商方案。

根据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获取的10家经销商出具的诉求书,其提供的账目明细(包含众泰DMS账户余额、根据众泰商务政策未入账金额、众泰盖章或未确认入账金额)合计约1178万元,但是这一金额未得到众泰方面的认可。

记者获得的另一份多家众泰经销商盖章的函件,则质疑众泰汽车存在诸多问题,“2019年初至今,长达一年多时间导致经销商无车销售、运营困难、很多门店房租及员工工资无法支付”,“长期售后配件严重供应不足,售后整体推诿扯皮现象严重,导致很多客户车辆无法正常享受质保……”,“自2019年初至今,让经销商自行垫付车主的三包索赔”。

这些经销商希望众泰“无条件以现金方式全额支付经销商账户上返利金、现金、保证金、索赔金等”。

7月2日,一位参与协调上述纠纷的永康经济开发区管委会人士告诉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我们督促、监督众泰汽车抓紧落实协商方案,抓紧复工复产。”该人士指出,“多位经销商代表认为方案可行、但不可信,希望政府层面作出担保,但这毕竟是企业之间的经济纠纷,建议他们走法律程序,政府只能提供法律援助”。

而谈及众泰的危机,上述人士仅表示,“关于众泰的困难在哪里,我也不是很清楚。”

此外,记者从永康经济开发区管委会劳动执法局了解到,“关于众泰汽车拖欠员工工资的情况,有(永康)市里面的专班小组负责。”

据*ST众泰2020年一季报披露,截至2019年12月底,众泰应付职工工资为2.24亿元,截至2020年3月31日,应付职工薪酬增加至3.15亿元,主要是未发放的职工薪酬增加。

30亿纾困资金去哪儿?

众泰经销商反映的情况,一定程度上在天职国际会计师事务所对众泰2019年财报出具的审计报告中得到了佐证。

“受宏观经济影响,2019年度众泰汽车经营业绩下滑严重,亏损111.91亿元。主要系子公司永康众泰汽车有限公司(下称“永康众泰”)经营资金短缺导致车型停产、工资逾期未支付、供应商货款逾期起诉、银行账户冻结”,据此,该会计师事务所认为,对众泰汽车持续经营能力可能存在重大疑虑。

从经营数据来看,众泰旗下SR9车型因外观与保时捷Macan高度相似,被称为“保时泰”。最风光时,其2017年销量曾达到33万辆。然而2019年,众泰汽车合计生产汽车1.62万辆,销售汽车2.12万辆,相比2018年合计生产汽车14.29万辆、销售15.48万辆的数据,同比下滑均超过八成。

此外,*ST众泰董事娄国海强调,“无法保证2019年年报内容的真实性、准确性和完整性”,理由是“公司的持续经营能力存在较大不确定性,铁牛集团对公司的业绩补偿兑现难度较大,公司面临众多诉讼及担保事项。在此情况下,无法合理估计公司因业绩补偿及或有事项对公司造成的损失金额,结合审计机构出具的无法表示意见的审计结果等”。

一度是永康当地的明星企业,众泰汽车为何会遭遇危机?

公开资料显示,众泰汽车的控股股东为铁牛集团有限公司(下称“铁牛集团”),实控人应建仁,手握*ST众泰和铜峰电子两家上市公司。

2016年,永康众泰借壳金马股份上市,铁牛集团承诺永康众泰2016年、2017年、2018年、2019年经审计的扣非净利润分别不低于12.1亿元、14.1亿元、16.1亿元、16.1亿元。

事实上,永康众泰2019年实际业绩为亏损33.1亿元。

有这样一个时间节点,值得回顾。

2019年8月下旬,众泰汽车2019年生产经营会议在永康总部召开,由浙商银行牵头,中国银行、建设银行以及永康农商银行决定共同向众泰汽车发放30亿元纾困资金贷款。

当时,众泰汽车方面接受媒体采访时表示,“众泰获得了6000万元的新能源汽车补贴和来自多家银行共计30亿元的纾困资金,一定程度缓解了众泰汽车资金困难的现状。”

不过,事与愿违,即使30亿纾困资金“输血”,众泰汽车仍面临经营压力。

2019年报显示,*ST众泰2019年末货币资金余额21.99亿元,较年初43.15亿元下降49.05%,其中9.6亿元所有权或使用权受限。2020年一季度末,其账面货币资金余额仅为7.61亿元。

对此,6月29日,浙江证监局向*ST众泰下发问询函,要求其“针对现阶段资金流短缺问题,说明公司管理层拟盘活资产内容、潜在市场情况”,要求其于7月13日前回复。

值得一提的是,天职国际会计师事务所在审计报告中指出,“众泰汽车与部分供应商存在大额资金往来,全年支付货款金额超全年订单总量”,同时,其不对众泰汽车控股股东及其关联方资金占用情况的专项说明发表审计意见。

对此,浙江证监局问询函中也重点关注,“2019年末其他往来款余额较大”,要求众泰汽车“补充其他往来款余额前五名的款项性质、内容、是否为你公司关联方、是否存在资金拆借情况”。

根据中国执行信息公开网,众泰汽车实控人应建仁已被上海金融法院列入限制高消费人员,立案日期为2020年3月18日。

此外,6月17日,众泰汽车董事长金浙勇被广东省惠州市惠城区人民法院限制高消费。

7月2日,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多次致电*ST众泰证券事务部,但是电话一直无人接听。

截至7月2日,*ST众泰的股价仅为1.38元/股,总市值为27.98亿元。
Copyright 版权所有 Copyright 2013-2014 福建省云创集成科技服务有限公司 共建合作:中国协同创新网
All Rights Reserved. 运营维护:三明市明网网络信息技术有限公司 业务咨询:0598-8233595 0598-5831286 技术咨询:0598-8915168